【人物專訪】

人物專訪-林志潔老師

浩然電子報人物專訪-林志潔老師

 

    每年的10月5日是世界教師日,旨在讚揚和感謝全世界

為教育事業和人類作出的貢獻。每個人的成長過程中都少不

了老師的諄諄教誨,或許是老師的一席話,或許是老師的授

業,影響其長久的未來。

    圖書館電子報編輯小組特別專訪教育部102年度「優秀

教育人員獎」得主,也是交大傑出教學獎、交大薪傳教師得

主-科技法律研究所林志潔老師。想藉此次專訪,提供交大

學子一些經驗與人生歷程。  

 

專訪內容

Q: 請老師與我們分享您的學思歷程與工作經驗,並給予同學學習態度及方法上的指引

A: 我覺得在學習態度及方法上最重要的就是「熱情」,你必須要真的對你所做的事有熱忱。我在法律領域的學習歷程很順利,第一志願上台大法律,第一名畢業,第一名考進研究所,應屆考上律師,這是因為我跟法律這個學科是互相吸引,而且我有很大的熱忱。很多人會覺得自己做的事很無聊,或是怨天尤人覺得自己付出的很多,得到的卻很少,這中間很大的問題可能在於:這件事情不是你真正熱愛的工作。如果有一件事是你打從心裡面覺得有價值,那麼很多客觀上的辛苦,在克服的過程中,就不會被認為是挫折,反而覺得很有成就感。所以,同樣一件事情你對它有熱忱或沒有熱忱,在態度上就有很大的不同。

至於為什麼選擇法律做為終身的志業,是有一些心路歷程的。其實我很喜歡文學,以前去圖書館時最常看的書都是文學,不管是外文或中文。圖書館在我成長中,影響我最大的時候,是在北一女的時期,因為北一女的圖書館有非常多的文學圖書與期刊,我在圖書館大量的閱讀。然而,我後來感覺文學的力量是比較慢的,它需要一些流傳的過程,它有時缺乏現世、立刻就有的、強制改變現況的改革力量。我並非說藝術文學的力量不大,像洪仲丘案抗議時的八月雪,全體大合唱悲慘世界》改編的歌,那是非常撼動人心的,也讓我們有去推動改革的力量。但是,改革的內容無法僅靠唱歌來完成。你必需要靠修法,才讓整個審判程序更有正義,要去確立軍中禁閉制度的規範,甚至去檢討禁閉需不需存在?這個時候,你就會發現法律是最直接而且有效的工具。所以我在選擇志願時,雖然非常喜歡文學,可是我的個性比較急,沒有辦法等大家慢慢地去閱讀、消化、再化成行動的能量,我會希望在現世的時候,就有一個改革的力量。經過我的評估,我認為法律有這樣的能力,有確實的強制力。

 

當然,文學藝術源遠流長,數千年仍可能被傳頌,而法與時轉,我們會記得曹雪芹,卻不會記得曹雪芹那時朝堂上的法務負責人是誰? 所以,每個人要去選擇你自己喜歡的東西,也要知道你選擇的缺點是什麼,什麼是合你個性的?什麼是做起來最快樂的? 那當然或許會有一點犧牲或妥協,但最重要的還是你熱愛這份工作。

Q: 所以老師您很喜歡自己的工作嗎?

A: 非常喜歡。我做過很多工作,包括出版編輯、補教名師,也做過律師,後來考上公費就出國留學,在國外也當過法學院的兼任講師。我出去念書的時侯,對當時台灣的環境很不滿意。首先是對傳統法學教育的不滿,當時台灣的法學教育很不專業也很不道德,像我,第一名畢業卻連一張訴狀也沒寫過,就要去幫人家打官司,就像是一個醫生沒有實習過,就要幫病人開刀,還要跟病人收錢。而當時的法律環境,司法改革正在萌發,法官的素質、各方面的狀況以及司法的獨立性都不如現在。我的心雖然願意投入台灣法律環境的改革,但卻覺得能力不夠,若法的知識能量沒有往上提升,改革是無法有成效的,所以我選擇出國進修。我是公費留考出國的,所以很感謝台灣的納稅人,因為沒有納稅人我可能沒有機會出國。現在我投入很多工作,在別人眼中會覺得我在做一些無利可圖的慈善事業,或時不時就解答學校師生各種奇怪繁瑣的法律問題,其實後面支撐我的唯一原因,就是我覺得今天能拿到這個學位,讓我有這個工作,都是因為台灣的納稅人給了我留學的獎學金。

我相信,任何人的成功,例如交大優秀的校友創辦科技公司,背後其實有很多人在支持、犧牲和奉獻,包含他的員工、工廠的作業員等,而不可能僅單靠自己的優秀。所以,人一旦有任何一點成就,都要非常謙卑,只要力所能及,就應該要去盡力幫助別人,回饋社會,因為你的專業和你的成功,不是你一個人獨自努力得到的,是很多人幫助你,你才有今天的成就。其實我真的是很忙,但我覺得,時間就像擰毛巾,只要用力擰,一定可以擠出來。總體來說,我很喜歡我的工作,不論是研究、教學、或服務。

Q: 老師在出國之前就決定要走教育這一條路了嗎?

A: 完全沒有。當時並沒有想要走到學界,只是想知道別的國家是如何做法學教育、法學研究,因為台灣這一塊非常的落後。我待過出版界、補教界,做過律師,轉任法官也沒問題,NGO我也有興趣,我的選擇很多,原本的第一優選是NGO。我出國前就已經是台大法學碩士,在Duke University念書5年,1年碩士4年博士。在杜克大學讀書期間,我遇到交大科法所創所所長劉尚志教授去參訪,交大科法所是我出國後才創立的,我根本不知道這個科系,也從沒想過自己會和一所理工著稱的大學有任何關連。當時,劉老師和我談了許多法學教育的改革,我們都感到很振奮,大有可為。可能是劉老師的背景使然,他是個工程博士,後來又去台大夜間部念法律學士,所以他沒有傳統法律人的包袱,有理工人實事求是的精神,又有法律的素養,所以做很多事情都很創新。他力邀我到學界,對於我提出的很多想法都很讚許,有胸襟,能夠理解、包容並支持我的改革理念。所以基本上,我是因為劉尚志老師,才決定進入高等教育,不然我不會走入學界,更不會來到交大。一路在台大系統念書的我,連交大大門在哪都不知,報到的時候還走錯了門到隔壁友校,實在很尷尬……

Q: 科法所立所以來成績斐然也為交大的亮點,也即將建院,請問科法所創所、治所與辦學的重點為何?

 

A: 科法所其實很小,台大1年收150個研究生,交大科法所/科法學院籌備處才收27個學生。但交大科法所的評鑑卻是全國法研所評鑑最高分,畢業的學生也相當傑出。舉例來說,以前台灣法院並沒有分專業,但因應科技不斷推陳創新衍生出智慧財產權的保護,所以成立了智慧財產法院,並在全國1000多個法官中挑8個法官做第一批專業法官,而其中有4個就是交大科法畢業的校友。科法所目前已準備建院。吳妍華校長非常有魄力、有遠見以及有智慧,能夠洞悉科技法律與新興法律,對台灣的發展是非常重要的。張俊彥校長以及許多校務諮詢委員也都很支持科法學院的成立,我們非常感謝。因為其實交大太多的校友需要法律的保護,科技產業所面對的法律風險非常高,而且是全球性的法律風險,所以科法所建院以後能提供更多的資源及服務給校友及學校。

 

科法學院未來將走國際化、精緻化小而美的專業法學院,只收研究生,目標是希望出來的學生是能以一當百,量少質精,科法學院要將每個孩子的品質顧得非常好,讓他們在全球化裡面,即使要走向國際,也有國際競爭力,捍衛自己的國家和產業。

 

Q: 請問老師是否有利用過浩然圖書館的服務?圖書館的服務有否提供幫助或讓您印象深刻的部分?

A: 我在北一女時常常一個人在圖書館閱讀,培養了我大量閱讀的習慣,到現在為止都沒有改變。每個月我一定閱讀10本以上的雜誌、10本以上非法律專業書,知識的廣度和深度,要靠不斷閱讀來提升。法律的存在是為了解決社會的問題,如果社會發生什麼都不知道,那就會變遠古時代的恐龍。人只能經歷自己的人生,可是我們卻常常要解決別人人生的困境,這時如何能有同理心呢?這就 必須透過書本、電影、音樂等去認識別人的人生,如果不去多看、多聽、多去理解,就永遠會自以為是,以為自己的經驗就代表大多數人的經驗,結果完全不是這樣。

Q: 請問老師的教學或研究是否有利用交大圖書館的資源服務?

A: 我對交大圖書館總體來說相當的滿意,尤其是電子資料庫非常齊全及方便。在國際競爭力的培養上,我鼓勵學生閱讀不能只限台灣,要多閱讀國際期刊,圖書館每一期新的國際期刊我都鼓勵同學去看。此外,我認為知識積累不是最重要的,因為等到要用時,目前學的就過時了,但同學倚賴圖書館所必須要具備的搜尋檢索能力則是未來非常重要的核心技能。在目前這種知識快速爆炸的時代,圖書館要教學生的是檢索的技術,很高興圖書館有請專業人員來指導學生學習WestlawLexisNexis等非常重要的國際法學檢索系統,對同學的幫助非常大。

    教學方面,交大圖書館最讓我滿意的是視聽設備。我得過交大傑出教學獎,在我教學方法裡,視聽影音就是一個非常重要的部分,因為傳統的白紙黑字比較難喚起現在的孩子的學習興趣,影片或音樂則剛好相反,可以提振學生學習的精神。交大圖書館有個小型放映廳,就像一個小型電影院,我幾乎每學期都會去借,比如上美國的刑事訴訟法或刑法,就會去借相關的DVD 電影,我就像個說書人,放映並講解內容。利用這種方式,同學在吸收及理解上會更好。此外,我自己對數位的接受度比較高,像「愛情的法律學分」已經是開放式課程,科法所也跟台北校區、逢甲大學做三地同步遠距教學,我們也跟美國法學院同步教學過。我覺得,交大的科法學院會是小而美的學院,未來走的是精緻化路線,怎樣讓組織架構精緻,但影響力卻無遠弗屆,這就必須靠網路影音。圖書館在這一部分也可以扮演很好的角色,一方面是開放式教學,一方面是影音的保存,可以結合其他教學部門變得更多元。

Q:老師認為學生在面對未來職場,最需要培養的能力為何?

A:我認為最須培養的競爭力就是「不斷提升自己的能力」的心態,要自我要求、要每天求進步,不管在專業上、工作上、自我人生修為的任何面向上,自我成長要求,能讓自己不斷地進步。

一個人最後會勝出的關鍵常常不是專業,而是面對事情的態度。你必須對自己所做的事情認同,覺得有意義,不管多辛苦都把它做好而且是做到最好。台灣人為什麼這麼喜歡阿基師、吳寶春先生?對他們的認同很高,遠比對很多政治人物、博士學歷的人更為信任。因為阿基師和吳先生,他們都是不斷求進步的人,即使正式的學歷不高,可是在專業、生活和人生態度上,都一直自我要求,他們熱愛工作,認定這個工作非常有意義、有價值,所以追求極致、追求卓越及頂尖。我認為的學生不管出去做什麼,只要有這樣的態度,那做什麼都會非常的成功。

Q:對交大學生的建議

A:對科法所學生,我希望他們要有社會責任感。他們都享有我和這個所非常大的照顧。老師基本上是一個公共財,我已經把我這個公共財都投注在他們身上,他們應該要有回饋社會的責任,不管做什麼工作都要想到社會責任,儘可能在工作的能力範圍裡面去回饋社會。

    對於交大的學生,我建議交大學生要有「領導社會的格局」,交大學生很聰明、會做事,課業也都沒問題,可是如果碰到社會上的一些狀況,交大學生比較是屬於自己管好自己,沒有想要出來領導做一些改變,我覺得很可惜。其實也不僅是學生,這是交大總體上我所感覺到的一個特性。這可能與學校的氛圍有關,交大長期以來理工見長,理工是以個人研究為主體,比較不會與社會連結做一些革命性的創新,導致交大在很多重要的社會改革議題上缺席。

許多人稱讚交大科法非常好,足以跟台大法研抗衡,但我卻認為這樣的講法格局太小,交大科法所的對手,從來就不在台灣!把自己理工的本業做好,過著一個安居樂業、可以養家活口、小資愉快的工程師生活,我覺得很好,因為沒有變成社會的負擔,不然大家還要來救濟你。但是,當you can do more,你就應該要去多做。交大人能量是夠的,但卻沒有企圖心要出來多做一點事,用自己的專業去對社會的弊病做改革。套句蜘蛛人裡面的話「能力愈大、責任愈大」,這是交大人要有的使命,而且交大人必須體認,在學校你擁有許多資源,畢業後能過不錯生活,其實是很多人給你的,你必須要回饋。總而言之,有能力的人要多做一點。

Q:最後請老師推薦一些書及電影

A:書的部分我推薦《不公平的代價》以及《秩序繽紛的年代》。

《不公平的代價》是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我很敬佩的一位學者叫約翰史迪格里茲,他一系列的著作都非常精彩。《秩序繽紛的年代》是國內的幾位學者,用非常深入淺出的方式,講台灣從解嚴以後的二十年的一個轉變

推薦的電影有《造雨人》,探討法律的倫理、專業的責任、法律人的界線,做一個律師道德尺度的問題。《智勇急轉彎》,美國刑法的片,適合作為教學的影片。另一部《控訴」,茱蒂佛斯特主演,適合拿來探討關於女性主義議題。此外,再推薦二部公視的紀錄片。第一部,《和平風暴》,記錄在SARS期間和平醫院的情況,探討SARS時候的隔離措施有沒有違法憲法的問題。另外一部尤其推廌交大學生去看,片名是《台灣奇蹟》,講台灣高科技產業的發展,跟背後一群RCA女工,因為污染、罹患癌症的過程。RCA在台灣設廠,並提供當時的優秀理工菁英出去進修機會,科技菁英後來都成為大老闆和企業家,但付出犧牲健康的代價,卻是由第一線的女工去承擔。所以我要說:即使你很成功了,但那不是靠你自己,雖然你可能自認很認真,但是你有這個機會,是因為背後有一群人,默默的犧牲奉獻,用他們自己的健康換來的。所以有權、有勢、富裕的人,難道不應該更謙卑的去做更多回饋嗎?

 

每個人都有各自人生要處理的難題,所以人要有自覺、要追求長,包括修為的成長,還要有社會責任感,沒有什麼都是靠自己的。如果是學生那就努力做實驗、念書、學習,要想想,政府補助一個公立大學學生是花費許多金錢的,那是納稅人的錢,納稅人的錢來補貼你,你才有這個環境設備來使用浩然使用學校各項資源,所以我都跟學生說,雖然你不是公務員,但如果不好好念書,就是一種貪污和浪費。我愛我的學生,但也會嚴格要求他們。台灣的未來在人才,教育是人才養成的關鍵。在大學裡任教的每一位老師,都應該有這樣的自覺和期許,讓我們的年輕人有能量迎向未來。

 

 

感謝林老師特別抽空接受我們採訪。讓我們感染到老師的熱情與堅持,也希望這篇報導能讓交大學子充滿正面向上的力量。

 

浩然電子報編輯小組

採編組巫惠屏 / 典閱組鍾敏秀

 

 

 


« 回到浩然新鮮報第 136 期

» 在學術著作上引用這篇文章

學術引用格式

如果您想要在學術著作上引用這篇文章,可以使用以下書目格式:

  • APA 格式
    浩然新鮮報(2013 年 9 月 16 日),〈人物專訪-林志潔老師〉。《浩然新鮮報》,2019 年 1 月 19 日取自:http://140.113.39.74/nctunews/index.php?id=3697
  • MLA 格式
    浩然新鮮報,〈人物專訪-林志潔老師〉。《浩然新鮮報》第 136 期(2013),取自:http://140.113.39.74/nctunews/index.php?id=3697
  • EndNote 匯入格式下載
    下載後請在 EndNote 軟體中選擇「File」→ 「Import」功能匯入,並且在開啟檔案對話視窗中,將文字編碼設定為 Unicode(UTF-8),便可以在 EndNote 中使用這篇文章的資料。

 

出版單位:國立交通大學圖書館

交通大學圖書館, 30010 新竹市大學路1001號, 03-5712121*52636